• 2010-01-262010-01-26

    时常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语言才能把自己的境况如实的表述出来。但是无论怎样去表述,听者总归是不痛不痒。尤其是在一定年纪成熟后,总会有种“这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”的心态,但若自己亲身经历,又不免比曾经的表述者更加惊慌失措。这能说明什么?这个时代里,一位好的倾听者总是难的,而一位好的倾听者又能真正站在表述者的角度去思考问题,进而将心比心的想想如果换作自己现在会怎么样,就更是少之又少了。我不得不承认自己时常就是那个“说风凉话的人”,但又是在看不下去,好比失恋了都能一哭二闹三上吊,好比屁大的事都能跟所有认识的人讲一遍并且不断重复讲,我也只能“风凉话”了。要是真活不下去了,何必不去死呢。死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情,都没勇气,那么你还有勇气活着,我只能说您真伟大。这个世界上比起那些屁大的事,如果明天就身无分文只能流浪街头,再或者吃了上顿没下顿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的非洲儿童,那么你是不是不幸中的万幸呢。能不能这个时候你也多多换个立场想想,这些真正可怜的人呢。

    还有一种人,我也实属佩服。就好比老师们从小就教育我们做人要“厚道诚实”做官要“廉明清正”,而自己又偏偏是那个连几百块班费都想贪污的小人,我就想说,你对得你那张脸么你。你对得起“老师”这俩字么你。这种人时常就是对你说“你不要那样”“你不要这样”的人。自己永远没有错的时候,即使杀了人,也能为自己找到一千个借口来辩解的人。让他承认错误,比让他吃屎还难。全太阳系都是围着他转的。要是有一天他做不了太阳了,我估计他就会直接撞地球了,但是估计那种人也没那个先知性,就算知道自己是错的,地球是围着太阳转的,他也能把是非颠倒了。再举个例子,明明是他踩了你一脚,他不道歉,还得说谁叫你把脚放他脚底下的。就算这样还不行,还得到处跟人讲自己吃了多大的亏,踩别人这一脚。

    还有很多种人。我都告诉自己,这是不对的,甚至是让我厌烦的,如果我做不到指着我讨厌的人的鼻子骂“你闭嘴”那么我就别做这样的人。但是人生里也确实有很多的无法预料,我就不能说我就是那个“守信用”的人,至少很多时候,我都没守信,比如恋爱的时候我对他说“我会永远喜欢你”此类的,但被欺骗或者很多之后,我把他忘得一干二净了,所以说我也是没守信的人。所以说以上我说的这几种人我也没资格去责骂你们。我只能说“愿你们活得长久”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

    引用地址:

    评论

  • 面对那些 人 我总是 懦弱的 低头沉默
  • 总觉得你是破罐破摔的心态了……
    总有这么几种人……我除了“哎”真是连骂的力气都没了